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国际新闻

知识付费的悲歌

2019-05-09 10:07编辑:admin人气:


在互联网时代的野蛮生长

一、 互联网的再次医改?

50万能做什么,王航给的答案是能创业。2006年创立好大夫在线,为了收集医院和医生的信息,他带着创业团队每天都住在北京的医院里,白天人工摘录下各种医生的信息还有出诊信息,晚上再到电脑上汇总数据。“996”早在多年前,就是互联网公司的传统。靠着传统人肉扫街两年,好大夫建立的数据库基本上了覆盖全国一线城市的医院和医生。

王航与好大夫在线

红衣教主周鸿祎和王航是铁磁,初中时候两人就认识了。一起创办过3721公司,还一起进了雅虎中国,再一起创办奇虎,两人是发小的同时也是好战友。2006年两人分道扬镳,此时距离奇虎360成立也就一年的时间。优酷老友记节目的一期栏目中周鸿祎曾讲过自己是个坏脾气,有时会控制不住,老同学都受不了,还骂走了一个CEO。外界纷纷揣测是王航。王航从未回应过这类似的问题,只是在一次演讲中说过:06年年中的时候,我跟几个朋友一起想到一个问题,我们确实有一点像不能过得太舒服了,太舒服了就没有压力。我们确实需要有一些更加让人兴奋的事情去做。

好大夫这种一出生就带着明确“理想主义色彩”的创业公司,它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并不被VC机构看好。融资难一开始就成了王航的问题,就算他那时几度创业,在互联网圈小有名气,这次创业不是为了赚钱,让投资人望而却步。

王航主动找到老友雷军,聊了不到二十分钟,雷军听完后说的第一句话是:王航,你还能干活吗。王航不假思索的答道,前500个对医生的评论都是好大夫现场采访得来的。就为这个细节,雷军与联创策源联合在2007年投了300万人民币。

雷军第二天很早就打电话给王航,就一句话:钱打过去了。好大夫伺候的融资路毫无波折,最大的原因就是雷老板在投资界的名声,但王航从未向对手春雨医生那般高调,在2017年腾讯投了2个亿的时候,才把融资情况完全向外界透露。王航说:“联创策源的合伙人一看到我就开玩笑说我是忍者神龟。”

网上咨询与电话咨询是好大夫的主要模式,只有电话咨询才是收费的。电话咨询时医生会腾出时间,阅读患者之前的病历。在国外这叫第二诊疗建议,介于医院严肃会诊和网上的知识问答之间的治疗建议,市场在国外广大,因为到医院看病难问题是资本主义的特色。

雷军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带来,把风口吹向了移动端,患者线上咨询逐渐起步,医生减轻工作负担的同时,所承担的风险大大降低。患者减轻了时间成本,小病小痛不用到医院就能得到很好的建议,避免浪费稀缺的专家资源。但缺乏传统三甲医院的权威性,是医疗平台的共同问题。

互联网医疗的本质就是知识付费,但在硬件端不能达到完全通过互联网传输患者的病理信息前,这是条难以走通的路,再次医改也无从谈起。

而互联网对知识经济市场的改造,却有路可走。

二、文人向商人转变,知识走向神坛

有问题上知乎,作为中国最大的网络问答社区,知乎经多年发展成为互联网知识市场体量最大的玩家,目前估值将近25亿美元。互联网用户能在知乎上分享着彼此的知识、经验、见解。知乎上有个问题,为什么黄继新要去《非诚勿扰》?赞同最多的答案是:这个应该是告诉广大观众一个血泪的事实—知乎玩得再好,你也找不到对象。

2013年,黄继新还是IT界十大钻石王老五之一,以知乎创始人的身份登上了相亲节目非诚勿扰。与主持人孟非两个光头站在一起让现场颇为明亮,长春晚报称:黄继新以强大气场、熟男魅力征服全场。但最终还是没能牵手女嘉宾。

黄继新

彼时的黄继新在《非诚勿扰》上给知乎的

黄继新从精英化到大众化的战略转变是成功的,让知乎成了中国社交问答的先行者和头部玩家。

但黄继新在商业化上的迟疑,在移动互联网到来后错失良机,知乎并没有能够迅速成长为互联网巨头型企业。把大量用户基数变现,寻找与企业调性一致的商业模式成为是知乎的“老大难”问题。

这代表着互联网对知识的改造行不通?答案是否定的。书中自有黄金屋,这句话就很直接的体现了:知识就是价值。

黄继新践行了美国作家克莱·舍基在《认知盈余》中提出的理念:享有较高学历的人们的自由时间是个“集合体”,一种“认知盈余”,它可创造出更大的社会价值。

知乎的成功得益于做了大众知识的搬运工,还追赶知识付费的风口。但在通往把知识商业化和变现的道路上,黄继新还是步履维艰。

没靠知识盈利,知乎更多的是做成了一个社区,靠知识问答收获巨额流量。由于只建球场(平台),不当裁判,中国网友多键盘侠,缺乏监管,回答自由的大环境下,总是爱捏造故事博人眼球,请编出你的故事成为知乎的特色。

2018 年,知乎完全商业化,推出全新的“知乎大学”,并开始售卖的知乎超级会员。不再像个文人一样,谈到钱就脸红,但尴尬就在于知乎很长一段时间在“专业精英化”和“大众化”的定位中摇摆,现在想做知识的“售卖者”,用户却一直在享受免费的好处,黄继新在知识付费领域掉队。

罗振宇 得到APP发布会

罗振宇虽然很早的就切入这个知识付费市场,但在2019年的跨年演讲《时间的朋友》上,擅长贩卖焦虑的他没了昔日的辉煌,还引发网友最激烈的嘲讽:“中年人看罗振宇的演讲和老年人买权健的保健品没有任何区别。”

早在2016年,罗振宇创立知识付费商店“得到”,这名字就很有意思,得到与付出是相对应的。毫无挣扎的就把知识拿来做生意,让罗振宇走上神坛,紧跟着时代风潮的他,被称为五环内群体的“知识付费之父”。

但得到之流的知识服务商,仅仅只是提供知识,付费者购买知识不代表就能学为己用,如图购买书籍一样,学习有自身的规律,互联网颠覆不了这个法则。

他把成系统的知识体系,一点点的拆分开,组合成一个个段子、故事,了解现代人所焦虑的事物,为大家提供精神保健品。

当购买网课的人们纷纷醒悟时,自己花金钱购买的知识,并不是自己所需要的时候,最多只是在心理上获得满足,罗振宇走下神坛。

互联网对知识行业的改造依旧陷入困境,不论是知乎还是得到都没能找到真正成功的商业模式。

三、知识付费的“新风口”

西安一家创业公司带来了互联网知识行业的新思考,其模式是“工业知识付费”。

专业性知识付费是门好生意,它让知识等同于了金钱。

2010年,中国循环能源(NASDAQ:CREG)在纳斯达克敲钟的时候,其董事、COO李兰伟在工业行业从事多年,在本该高兴的日子里,他一言不发的看着高兴的众人,眉头紧锁。他看到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企业互联网行业占大多数,曾经辉煌的老工业却只有寥寥几家能够上市,李兰伟当然明白时代的主流是互联网,他忧虑的是工业该怎么拥抱时代。

纳斯达克上市

李兰伟的忧虑,更多的是整个工业行业对于互联网时代的忧虑。在传统工业一直走下坡路的今天,怎么与互联网结合,是李兰伟这样的“老工业”人士深思的问题。

互联网给传统行业带来的改革大都是从上到下的,先建起平台,再到基础建设的改变。工业面临这个特性很是棘手,这是一个重资产领域,车间才是行业的基石。就算有国家政策支持,工业互联网在提出后迟迟不见动静,“云”的出现才带来了从下而上的改变,但这个东西掌握在BAT等巨头手里,传统工业玩家受制于人。

李兰伟认为在工业领域把知乎更垂直化似乎可行,他的新商业模式,知乎不赚钱,那让知识赚钱就好了。离开上市公司后,李兰伟创办了小黄人工业互联。这家公司主要做工业知识分享平台,类似于工业行业的“知乎”。不同的是,答题的一方会收获提问一方的知识悬赏金,李兰伟让知识的价值更加具体化。

又建球场,又当裁判,这在专业知识付费领域行得通。

虽然小黄人的范围比知乎的社区模式窄,但变现模式更为清晰:抽取知识付费的佣金。该平台的搭建正是体现了互联网时代的多样性,绕开公认的“云”端,从工业知识做起,这在避开巨头战场的同时,依靠2亿工业人口的流量创造商业价值,辅助工业互联网的成长,这种模式很靠谱。

传统工厂是个闭环,出现技术性问题最多的解决方式是靠熟人帮忙,这拉升了效率成本的同时,还为难理工男去搞人情往来,承担别人虽然帮了忙,但不一定正确的风险。

小黄人平台凭借创始人李兰伟拥有多年的行业经验,邀请大量专家入驻解决问题 ,还凭借知识的价值让问题本身具有含金量,答题者也能收获回报,再细分问题的种类让这个循环更有效率,行业间从业者的沟通成本急剧降低。

工业行业的专家是小黄人的第一要素,如同知乎的大V都是最关键点。

知识付费行业的模式是具备可复制性的,小黄人虽然在工业互联网的风口来临时领先一步,但行业进入门槛低、核心竞争点容易被挖角,仅仅只能补充传统工业的技术问题,并不能像“云”一般对企业进行改造。这些问题都是小黄人所面临的挑战。

知识改变命运一直都是国人的希望。当知识在这个时代与金钱挂钩后,悲歌已经不复存在。

(来源:未知)

上一篇:新疆军区某团:女工兵首次走上实爆场

下一篇:没有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qqchem.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