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地方新闻

甘肃风电现状思考_9

2019-07-06 11:40编辑:admin人气:


风电的现实

  大干快上、规模开发、集中送出、财政官职双升,并网乏力、弃风严重、事故多发、地方中央博弈。酒泉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的发展历程,恰似中国风电发展的缩影。当地方政府获得风电产业带来的巨大经济和政治效益时,风电发展却亮起红灯,而地方政府放下踩刹车的脚显得异常艰难。

  2012年6月初,中国风电装机容量第一、世界第二的龙源电力北京总部风电集控中心的大屏幕上,甘肃酒泉区域的风电场亮起了红灯。按集控中心主任的说法,也许是由于风速过小,红色表示酒泉地区风电场的风机停止了运行。龙源电力副总经理张宝全对记者表示:今后,龙源在甘肃地区的新建项目将减少,重点开发利用小时数高的地区。

  对酒泉风电亮起红灯的不止开发商。2012年3月19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印发十二五第二批风电项目核准计划的通知》,在1676万干瓦的拟核准项目中,甘肃省为零。

  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博士张钦给记者解释:各地方政府集中过快地开发风电,导致部分地区弃风问题严重,风电机组技术性能与风电场建设运行水平不高等问题开始出现,风电盈利率出现下滑。《通知》反映了国家主管部门有意放缓甘肃等地区的风电建设节奏。

  紧接着,2012年6月1日,国家能源局《关于加强风电并网和消纳工作有关要求的通知》称,2011年全国风电弃风限电总量超过100亿千瓦时,平均利用小时数大幅减少。其中,甘肃省为1824小时,低于全国平均值近100小时,2010年这个数字仅为1816小时。

  国际上一般认为,当风电利用小时数超过2000时,风电场才具有开发价值。

  此前,2012年3月中电联公布的《西北风电基地调研报告》认为:甘肃风电发展存在部分地方政府一味追求经济效益、市场消纳和输电规划缺乏衔接、集中过快开发风电导致弃风、风电技术标准滞后、管理不规范等问题。

  中国第一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再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

  酒泉现状

  企业停工半停工,财政下滑

  其实,在政府主管部门的限制性政策出台之前,甘肃风电发展的疲态就已显露。

  2011年7月一手推动风电产业发展的酒泉市委书记李建华赴任甘肃省副省长,分管农林宗教事务。

  2011年8月,记者走在甘肃风电发动机酒泉市肃州区新能源产业园区空空荡荡大道上时,很难与蓬勃、兴旺之类的词语产生联想。进入风电设备龙头金风科技、中复联众等企业的厂房,只见到三三两两的工作人员,而大量风电机组及零部件却拥堵在厂区的各个角落。如今,当时景象得到了数据的证实。

  2012年4月18日,酒泉市市长康军在新能源产业发展座谈会上说:从去年下半年以来,酒泉新能源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项目建设后续乏力,50%的风光电装备制造企业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风电装备制造业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40.7个百分点;目前,全市累计建成、在建和开展前期工作的风光电项目达到1162万千瓦,但电网接纳能力仅为550万千瓦;项目融资难度加大,资金到位率仅为19.2%......。

  酒泉困惑

  大干快上吃甜头又吃苦头

  酒泉风电真正的高速发展是在2009年,当年8月8日,前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宣布中国第一个千万千瓦级风电酒泉基地开工,对于出租车起步价只有4元钱而穷怕了的酒泉人来说,一定要拼命抓住这次历史机遇。酒泉把风电当做排名第一位的支柱产业,这在当时的中国是绝无仅有的。李建华挂帅市委书记,风电产业是重中之重,招商引资为头等大事。

  酒泉市肃州区马上建立产业园,招商思路定为以风电场建设签约促风电设备企业落户,陆续引入了30多家央企、国企和上市公司。

  大干快上让酒泉尝尽了甜头

  肃州区委书记杨克忠曾告诉记者:截至2011年8月,入驻产业园的企业达到35家,总投资63亿元。2010年,新能源装备制造业产值突破200亿元,是2008年的2.5倍。使工业对GDP的贡献率由13%提高到29%,肃州区由农业为主导转变为由工业为主导。风电成为地方经济跨越式发展的发动机。康军表示:2011年新能源装备制造业销售收入也突破200亿元,新能源产业占到全市工业的1/3。瓜州县县长方学贵表示,从2006年至2010年,瓜州县引进5户风机塔筒装备制造企业。全县风电企业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5亿元,加工风机塔筒2200套,实现产值27.5亿元。

  这些财政数据的取得有赖于酒泉大干快上的工作思路。

  前瓜州县委书记李丽独创了彩旗飘扬的赶进度模式。瓜州县委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风电场工地上竖起多个旗子,每个旗子代表一个风电场业主,他们每阶段的工作进度由旗子的高低和颜色显示,一目了然,为了是激励业主加快进度。酒泉师范学校毕业的李丽,似乎把风电企业看成了自己的学生。记者问到,是不是能够使每个建起来的风电场并网,回答是,先干起来!李丽于2011年11月升任酒泉市副市长。

  大干快上的不止瓜州,玉门同样不甘落后。玉门市委书记雒兴明曾对记者表示:玉门是铁人王进喜的故乡,但自从玉门油田几近枯竭后,玉门的财政状况每况愈下,几乎沦为空城,留下来的居民有的甚至靠捡煤球取暖,工业转型困扰了几届政府。风电产业的机遇,我们一定要好好把握,玉门本来就有石油人的优良传统。

  然而,大干快上的思路也使酒泉招来了批评。《中电联西北风电基地调研报告》指出,甘肃部分地方政府大干快上的思路较为明显,2011年上半年,酒泉市能源局曾给当地风电企业下达2011年建设任务安排表,提出进度要求。据记者了解,2010年,国家发改委就曾发文至甘肃酒泉指出类似情况。

  酒泉难题

  并网、消纳如鲠在喉

  甘肃人的清晨是伴随牛肉面度过的,又细又长的面条形象地反映了甘肃风电送出的现状。

  酒泉风电基地的一期工程主要集中在玉门、瓜州两个区域,大部分风电只能通过2010年投产的750千伏武胜河西酒泉敦煌工程送到1000公里以外兰州。酒泉风电基地开发,采用大规模集中开发、集中接入超高压电网、远距离输电的风电开发方式,国家电网公司认为,这是一种典型的长线路、弱电网的风电送出结构。

  此外,在先干起来思路的指导下,酒泉曾选择了先核风、后核网模式。比如酒泉风电一期工程2009年4月核准,750千伏工程2010年3月核准,时间相差近一年。记者来到瓜州北大桥风电场,看到一排排静止的风电机组,面对记者的询问,设备提供商华锐风电现场服务人员告诉记者:风电场等着并入750千伏电网。那感觉就像等待诺亚方舟的船票。

  不过,甘肃方面有自己的考虑,记者了解到,酒泉政府普遍认为,如果没有风电场,电网、调峰等一系列配套工程几乎不可能核准建设。

  从后来的结果看,李建华提出的以风电建设促企业落户和电网建设的反弹琵琶思路,在招商引资、财税收入、解决就业等方面,起到了先期效果,但在促进电网建设方面,收到的成效却十分有限。

  据统计,2011年4月酒泉风电基地装机容量由2010年底的139万千瓦急剧增加到403万千瓦,而甘肃750千伏的送电容量仅为170万千瓦,截至目前,酒泉市累计建成、在建和开展前期工作的风光电项目将达到1162万千瓦。在风电外送容量没有增加的情况下,只能降低风机的利用小时数。

  中电酒泉风力发电公司的记录显示,2009年发电量26514万千瓦时,年利用小时数1768;2010年发电量22599万千瓦时,年利用小时数只有1507。甘肃龙源洁源风电公司在2011年1-5月损失电量14300万千瓦时,占可发电量的16%左右。

  康军预测,2015年酒泉市年发电量将达到800亿度以上,目前已超过全省乃至整个西北电网的消纳能力。

  据记者了解,甘肃风电并网能力以外的电力主要寄希望于后续敦煌-格尔木750千伏工程和酒泉-株洲800千伏工程,而750千伏工程最快也要到2013年才能建成,800千伏工程则尚未获得国家能源局的批准。

  电网出于经济方面的因素,对甘肃风电送出线路建设的积极性不高。甘肃省电力公司风电技术中心主任汪宁渤表示:电网加强工程无法获得国家接网补贴。甘肃风能富集区远离负荷中心,电网加强工程投资巨大,如果考虑在西北乃至全国区域内消纳风电,距离负荷中心的平均距离更远,亟需国家的政策支持。大规模风电并网也对省公司经营造成了重大影响,包括财务费用、折旧成本、运行维护费用、线损成本、购电成本等多方面。

  此外,风电具有波动性,需要水电、抽蓄、气电等调峰电源与之相匹配。西北地区以火电为主,调峰电源较为缺乏。原东北电网副总工、教授级高工黄英矩对记者表示:对远离负荷中心、缺水地区的风电开发,远距离输电是不科学的,国家电网提出风火打捆,要求配装2倍1.6倍于风电的火电机组,违背了节能减排的原则。

  酒泉非议

  事故频发饱受诟病

  2011年2月以来,酒泉地区频繁发生大批风电机组脱网事故,国家电监会调研后认为,主要原因是风电机组性能与风电场建设运行水平不高,如大唐玉门昌马风电场由于35千伏电缆头制作工艺不合格,致使电缆头全部返工。此外,酒泉乃至全国各地的风电机组先后发生过飞车、起火、倒塌等重大事故。甘肃成了众矢之的。

  然而,据记者了解,国家电监会的调研结果没有说服每一个人。有观点认为,脱网事故淡化了电网的责任,内蒙古的风电装机规模更大,并网容量可以达到20%甚至30%,而没有发生脱网事故,蒙西电网可以做到,为什么国家电网做不到?

  管不了那么多了。

  国家能源局文件、开发商战略转向、并网消纳瓶颈、安全事故频发,摆在酒泉面前的问题一大摞。

  然而,守着中国第一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的称号、两山夹一谷形成的中国第二位风资源保有量、2020年2000万风电装机容量的远景规划,更重要的是,财政收入增长的经济刺激效益,李建华、李丽等一批干部升职的政治激励效应,甘肃难以落下踩刹车的脚。

  2012年6月12日,甘肃民勤红沙岗百万千瓦级风电基地开展前期工作;玉门市与广西银河集团签约60万千瓦风电场建设项目;6月2日,甘肃省政府发布的《关于促进全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50条政策措施》称,加快以酒泉风电基地为龙头的千万千瓦级风电建设;6月1日,酒泉市能源局副局长韩兆省表示,年底酒泉市风电装机容量将突破1000万千瓦;4月18日,酒泉市长康军对酒泉政府提出了抓落地、攻难关、快建设、高质量、强推进的要求,对辖区风电企业制定了能快则快、能早则早、能抢则抢的原则..

  大干快上、规模开发、集中送出、财政官职双升,并网乏力、弃风严重、事故多发、地方中央博弈。酒泉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的发展历程,恰似中国风电发展的缩影。当地方政府获得风电产业带来的巨大经济和政治效益时,风电发展却亮起红灯,而地方政府放下踩刹车的脚显得异常艰难。

(来源:未知)

上一篇:发电机定子绕组冒烟事故的分析及改进

下一篇:没有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qqchem.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一个乡镇老师将濒死工厂做成全球第一 被《财富》称为中国传奇

一个乡镇老师将濒死工厂做成全球第一 被《财富



返回首页